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无关利益

我觉得我尽量贴人设了,不会很ooc吧

主要是以闻劭的视角…



"大哥,结束之后呢?”

闻劭略微沉吟片刻,然后抬头看向他: "按老规矩,我们在地图标注的地点见。”

“是。”


时间到了,爆炸声未响起。

阿杰出事了。


闻劭看向那片山头。

“老板,会不会是杰哥反水....”

“不可能。“闻劭的手揣在衣兜里,指尖抚摸小巧的手枪枪身。


闻劭微微皱眉,怎么会觉得阿杰一定不会叛变呢。他明明.....


闻劭经历过很多次背叛,他最痛恨的就是背叛。


——————————


“大哥?”

闻劭打了个手势,表情似乎很厌倦,他微微闭了闭眼睛,然后转身离开,保镖迅速跟上。

阿杰会意,和手下对了个眼神。

被抓到的临阵反水者被拖下去。


每次都是阿杰善后。

在他的潜意识中,阿杰绝对不会背叛他。


他明明不信任何人。

他认为,能由金钱来维系大多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而阿杰跟了他十年,很明显与他只是利益相同。



十年前。


“你是谁?”

致命的刀刃抵在他的脖颈。

"我姓闻,单名一个劭。”他笑着说。


“方片j。”

子弹被推上膛。

“是我的人。”


“大哥!”

“阿杰啊...”闻劭看着欲对他的方片j下死手的人缓缓倒地,像是感叹般低声自言自语:“真是不让人省心。

"大哥,我...”

阿杰张口就要辩解。

“别说了,没他捣乱你也抓不住。”

明明他在望远镜里看见阿杰被人用上了膛的枪指着时,面色阴沉的对着耳麦里说:“狙击手。”

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颤抖。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没有情绪感知,或者说他以为自己只对江停一个人有情绪感知

他理所当然的以为那一瞬间的四肢冰凉,来源于他或会失去一个得力手下,他的利益将受到威胁。


————————


"老板,已经安排好了。“手下这么说。“我知道了。”闻劭说。

窗外景物飞逝,远处是红蓝的灯光。


他知道自己可以从另外一条路下山,但是。

“往B线走,其余车辆按原计划。“闻劭突然改变了主意。

手下很明显有些疑惑,但训练有素的他没有多问,只是应了一句:“是。”


勉强踩着保险杠稳住身形之际,他喘息着,无端想到了阿杰,明明那么生死攸关的时刻。


——————


阿杰伸出左手去为闻劭开副驾驶的门。

他的右手有些发麻,右手掌骨似乎是因为刚刚抵住江停的头而被震裂了。

他自认为伤惯了,但疼痛不会因为他的意志而改变。

闻劭在找东西,但没有上车。

“大哥?”

“我开车。"闻劭把急救包塞到他手里:“先处理一下。”


阿杰坐上车,正要伸另一只手去关门。

闻劭帮他关上了门。


“年轻人,系好安全带。“闻劭的双手搭上方向盘,瞥了他一眼:“不然我们在被警方定位之前,就要被交警追了。”

路虎汇入晚高峰的车流中。


每次都是好端端的出去,然后一身伤的回来。

“习惯了。”

他每次都这么说。

"身上消毒水味儿大。”

他在自己靠近他时说。


他当初看中阿杰,就是因为阿杰如同没有痛觉一样可怕的战斗力。


会很痛吗?

闻劭不喜欢生病,因为他从小的经历让他害怕需要人照顾这件事。


他的腹部阵阵疼痛,因为刚刚江停的两刀。换作平时,手下必然将他围住。

或者说,都是阿杰冲在前面,他后来很少受伤。


而就在十多分钟前,阿杰给自己脱臼的右手正腕。

还要去完成闻劭交给他的任务。

闻劭不知道。

但他此前见过很多次。

他总觉得,阿杰永远会挡在他身前。


很疼吧。

闻劭记得那天,阿杰见他手臂的刀伤,慌慌张张的为他按着血管止血,他自己身上也全是伤口。

明明是个身经百战的职业杀手,这种伤早就是家常便饭,怎么这么失态。


那时候闻劭还笑他。

他忘记了,阿杰拿命护他。

怕他受哪怕一点伤。


子弹穿过他的喉咙。

罪恶在此刻了结。


闻劭恍惚间看见了阿杰。


"大哥。”


“大哥?


"大哥!”


".....”


从先前那一刻起,再也没有人会这么叫他

而从这一刻起。

--阿杰,我来地狱陪你了。


————————


"大哥,你信神吗?”

“不信。”

闻劭听见自己说:“天天拜佛求投个好胎的那些老家伙,也不看看自己做了多少亏心事。”


风吹过罂粟田,罂粟花随风摇晃着。


“那,我们会下地狱吗? "阿杰问。


"你怕? "闻劭问。


阿杰清楚这显然是送命题了,指不定头上会多个洞。

但他的答案出乎闻劭的意料:“要是真的有轮回,我只希望大哥世世安康。

——你的罪孽都给我来背。


阿杰心里这么想,那时他就意识到自己对闻劭有了别样的感情了。


“怎么可能,我们会一起下地狱。"闻劭自嘲般的说。


闻劭知道阿杰对自己有了不同的感情了。从那句"希望大哥世世安康”开始。


没什么奇怪的,阿杰跟了他十年。

阿杰喜欢男人,阿杰从来不像手下那些牛鬼蛇神们去地下酒吧把妹,他看到衣着暴露的女子都懒得转眼珠多看两眼。


闻劭都清楚,但他从来当做看不见。

他把阿杰带出来,阿杰骨子里是有着忠诚的种子的。

同时,他又是那么善于掌控人心。


从一开始,他就赢了。

他注定是掌控阿杰仅有的感情的那个人。


但他也输了。

他没料到自己也动了心,从那句“我们会一起下地”开始。

好像一切被点破,又好像一切如常。


他已经默认了阿杰会一直在他身边 。

一直。


他从来不愿意多说什么,他讨厌笨的人。

但他会主动提醒阿杰,他会叫他“年轻人”。

其实自己没比他大几岁。


当然作为他最得力的手下,阿杰也是个很聪明的人 。

只是因为他的动心,他不知道自己对情绪也有失控的一天。


到最后,他们谁也没赢过谁。



阿杰,我们一起。


就算是下地狱。



他们之间,无关利益。









内什么,我打算过年再发个糖。

敬请期待~

(那些只给粮票不点喜欢的人啊…我该说你们什么)

评论(7)

热度(276)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