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我们的新年

答应你们的糖来了~


闻劭的电脑右下角突然弹出条消息。


道陀:老板,任务难度有点高,最保险是在一千米外狙击


闻劭拿起摆在一遍的手机, 习惯性的点开了通讯录收藏夹里的那个名字

——阿杰

熟悉的网络号码映在他眼底,拇指在再次点那个号码前顿在半空。

阿杰不在。


闻劭面无表情。

他放下手机,像阿杰那样的顶尖狙击手,哪怕是在凶恶的雇佣兵里都很少见,更别说请来的人是否忠心于他。

阿杰果然是他最锋利的一把刀。

思虑再三,闻劭在和鲨鱼的对话框里打下一段英文,请鲨鱼那边的人来帮忙。

很快,鲨鱼回复了。

做这一行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当然鲨鱼也善于乘人之危。

果然如他所料,鲨鱼提了要求。

那人必须杀,否则难绝后患,闻劭息怒不惊的答应了鲨鱼的要求。


闻劭:我另请了人。

道陀:好的,老板。


道陀皱了皱眉,他也算是闻劭的亲信了,从上次和吴吞周旋,吴吞要求老板把杰哥借他用两天,眼看着这都一个多月了,还不见杰哥回来。

尽管吴吞和他们老板是父子,但谁都清楚,吴吞相当忌惮闻劭这个儿子逐渐强大的势力。

道陀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但他还是打算多问一句。


道陀:老板,杰哥什么时候回来


算来阿杰一去也是一个多月了。

闻劭盯着那条信息。


闻劭:不该问的就别问


道陀知道自己违反规矩了。

果然还是不该多嘴。

毕竟整个集团上下,能多问一嘴的只有杰哥。


道陀:对不起,老板,我马上去办。


缅北的气候就算是冬天也有二十多度。

日历一步步逼向二月四日,中国的春节就要到了。


———————


“怎么中文这么流利,听着不像是后来学的。”


那时候阿杰刚刚到闻劭手下,阿杰明明有着缅甸男人的眉眼,但说起中文却很流利,甚至偶尔还能说出几句南方的方言。

语言课上是学不到的,闻劭经过那么多的语言培训,他很清楚,除非精通,否则母语和外语讲起来不一样。

听起来很亲切,闻劭模糊的记得他小时候也听过类似的腔调。


“哦,我妈是中国那边的,我从小就是两边的话都讲。”

“你过中国的节日吗?“闻劭随口问,那时他真的只是一时兴起。


“过啊。”阿杰仔细想了想:“过节我妈会煮个鸡蛋给我吃。”

说到这里,阿杰颇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那时候寨子里都穷。”


————————


过啊。


他是他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他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

闻劭垂着眸子,半晌,他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那就满足他一个小愿望吧。

阿杰,我接你回来过节。




阿杰烦躁的打开手机,按下背的滚瓜烂熟的网络号码。

这里没有信号屏蔽仪,当然吴吞这种老式毒枭当然不会想到阿杰在跟着吴吞离开之前,闻劭把一个小型的信号增强器塞进了他的包里。

直到阿杰跟着吴吞回到落脚点,他翻包里的东西时,才留意到闻劭在拍他的肩时,一个黑色方块滑进他的包里。


阿杰当然没有机会记住路线,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

热带雨林里没有任何信号。


他知道闻劭此时依旧处处受制于吴吞,否则不会松口让他被吴吞"借走”。

吴吞这些天几乎是把他软禁在这里,不在闻劭身边,必将有许多平日里只要他出去趟就能解决的事情,如同乱麻一样绞在一起。

其实纠结数日,不过是一种感情在作祟。

那是阿杰某天突然意识到的,他喜欢他的大哥。


——他想他了 。


那这电话究竟是打还是不打。

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来源无法追踪,只有一串数字。

那串数字再熟悉不过。

而内容简短,就是那人的风格:打探情报,注意安全。

稍后手机又振了一下:我来接你回家。


吴吞这个老狐狸当然不会带他到自己的大本营,毕竟闻劭这个手下的名声他还是听过的,年纪轻轻就身手非凡。

也不知道闻劭从哪里挖来的人,此前不声不响的,如今一出世,简直叫人头疼。

现在把方片j半软禁在这里,算是灭灭闻劭的威风,少了这个左膀右臂,闻劭一时半会儿也折腾不出什么名堂。


阿杰这段时间一直试着摸清楚这里到底是哪里,这破信号也就能加载三分钟发个消息出去,想定位,只怕是偏出十多公里。

吴吞老贼防他防的严,不用仔细看,只要瞟一眼,就能看见除了明面上的几个人,还有一大波人隐踪在树林里。

这是到底是谁看不起谁,阿杰已经被搜了一遍身,那架势,身上连个剃须刀刀片都得被搜着去,是他吴吞的手下太无能,还是他身上长翅膀。

要不是闻劭随后把信号增强器扔进来,他身上可就真没什么别的了。


阿杰看过附近的地形,他要是夺了门口两人的枪,以他的身手,未必不能逃。

但闻劭现在和吴吞针锋相对,吴吞找着机会为难闻劭,阿杰知道自己不能给闻劭惹事。


今天几号了。

二月三号?

明天就是除夕了。


吴吞手下这帮缅甸佬肯定是不会过中国的节日的。

虽然他是缅甸籍,但他的母亲是中国人,尽管母亲已经病故多年。


往年春节,他都是和闻劭一起吃顿年夜饭。

那今年呢。

好像....只能自己一个人了。

也不知道闻劭说的来接他是什么时候。


二月四号,早八点。


阿杰觉浅,多年刀尖舔血让他稍有风吹草动就能醒来。


他听见了枪声。

绝对不会错。

他还听见外面的骚乱。

两种可能,吴吞碰上了黑吃黑,或者闻劭真的来接他了。


无论是那种,那么此地都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阿杰迅速穿上衣服鞋子,接着从窗户里翻出去。


门口的人察觉到异响,但一个被阿杰踹中了头部,另一个被掐断了脖子。

四周很乱,阿杰制造的动静不大,因此并不惹人注目。

阿杰迅速捡起地上的步枪,另一把步枪的弹夹被拆下来,装在工装裤里,迅速搜了对方的身,他们身上的匕首被他别在作战靴上,弹夹被尽数揣进口袋。


闻劭亲自拿起了狙击步枪。

他坐在车里,车窗降下。

枪托抵在膝盖,瞄准镜调焦,子弹上膛,接着一串连发。

他计算着弹道,他手中随时能把人打成两截的巴雷特仿佛是一把小提琴。

而不断闪动的火光仿佛是他演奏出的一首悠扬的曲子。


耳麦里不断有人汇报。

闻劭下达的最高指令是:保证阿杰安全回来。


吴吞当然不在这里,大批人马跟着吴吞走了,闻劭的突袭才如此容易。

这实际上也是吴吞设下的一个圈套,由此,他便有理由当着各路人马的面向闻劭公然开火。


阿杰不知道闻劭为了他,心甘情愿的往吴吞这显而易见的圈套里跳。

——我说了我会来接你,我就一定会来。


“老板,北面有个人在和吴吞的人火并。”手下又补了一句:“像杰哥。”


闻劭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去北面。”他把枪往副驾驶一扔,猛打方向盘,然后一脚油门,他所在的越野车向北移动。

接着车队跟着他开始向北移动。


阿杰躲在树后面,左手臂被子弹擦过,正在往外冒血。

子弹就追在他身后,打在地上激起一片烟尘。

人大部分往东面去了,而据他观察,北面应该有公路。

他刚刚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他之前训练过的小年轻,如果己方狙击手注意到他,那他往北一定是最正确的选择。


阿杰一路杀着过来,甚至来不及计算弹道,全车凭杀手的本能射杀敌人。

吴吞的人追上来,同时他看见另一股人也追了车过来。

他看见了另一股人的脸。

他知道己方狙击手看见他了。

闻劭真的来接他了。


远处是一个在越野车上,架着狙击枪的男人,十指修长,但那身影不属于集团里任何狙击手。

——是闻劭。


枪管划过一个弧度,瞄准镜里闪过一个身影。


那人满面尘土,寸头因为月余没有修剪而不再如刺猬一般,但眉眼又是那么的熟悉,一如他们待在一起的每一天。

——是阿杰。


阿杰拎着抢来的枪,最后在越野车前停住脚步。

闻劭从瞄准镜后探出头来。


分别一月余。


"行动结束,全体撤退。"闻劭对耳麦那边说:“医生,过来一个。”


闻劭把枪放到一边。

然后下车,挑眉道:“愣着干嘛,上车。”


阿杰把没有子弹的枪往地上一扔,然后冲上前两步想要抱住闻劭,但最终停在闻劭面前:“大哥。”

“我来接你了。“闻劭向前一步,在他耳边说。


一个提着医疗包的人朝这边跑来,闻劭递给阿杰一个耳麦:“我们走。”

阿杰戴在耳朵上,看了一眼过来的医生,打了个手势,然后上了车的后座。

闻劭坐到了副驾驶上,另有人小跑着过来开车。


车队继续行驶,但很快阿杰发现在不是回去的路。


阿杰的伤口刚刚被处理好。


“大哥,我们要去哪里? "阿杰问。

“去交货。”闻劭说:“我睡一会儿。 ”

阿杰的手机振了一下, 一份地图被发到他的手机上。

“是。”

阿杰微微皱眉,他打开通讯录,他不在,负责的应该是道陀。


金杰:大哥没有休息好?

道陀:我们今天五点就出发了,其他的不知道啊。

金杰:我知道了,辛苦了。


稍后便是在山路间行驶,熟悉的交货。

当然期间还闹了点小小的不愉快,金杰碰到了曾经一个训练营的人,但对方和他动手,他身上带伤,并不占上风。


闻劭回完最后一条消息,抬起头,今天舟车劳顿,是真挺累的。

今夜是除夕,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闻劭抬起头,阿杰已经处理完了偷蓝金的家伙。

“大哥。"阿杰低着头,等着闻劭的下一步指示。

"上车,我们回去。”闻劭这会儿又坐在了驾驶座。


车在丛林里行驶了一段。

“大哥?”阿杰注意到他们脱离了车队。

“嘘——”


越野车最后停在山头上。

闻劭下了车。

阿杰也跟着下了车。


礼花从远处升起。

闻劭带着笑意看向那方。

阿杰一时有些迟疑,他试探的看了闻劭一眼。

然后看向那方。


阿杰承认自己是个不太有浪漫情调的人,他此时想的是这么声势浩大的烟花是否是会引来军警,但这个位置选的很好,没有这样的后顾之忧。


那么,这么声势浩大的烟花是为他准备的吗?


————————


阿杰记得自己第一次去线那边做任务时,闻劭就在车里等他。

少年拎着包坐上驾驶座,改装H2在年夜的城市公路上飞驰。

他从小生长在缅北偏僻的山寨,他从未在那不毛之地见过什么花,他以为罂粟花的红和草地上小花的白就是这世间的缤纷色彩了。


而那日,华灯初上之际,那繁华岂能计量。

阿杰开着车,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往侧面瞟。

闻劭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后来他又见过许多次类似的场景,但他很清楚,像他这样的人,这些繁华并不是给他欣赏的。


————————


"阿杰。”

阿杰听见闻劭喊他,转过头去,看着月光下那人的侧脸,那人侧过脸,笑道:“新年快乐。”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烟花。


——这是我们的新年





(有彩蛋)

(记得点喜欢呀宝们)

评论(17)

热度(280)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