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初见

(正文)


今天拳场来了个大块头,指名道姓要让他应战,拳场的气氛瞬间到了顶点。

那人是一个帮派的人物,道上也算是有头有脸。

此番挑衅,来者不善。


阿杰没惹过对方,仔细回想一下,好像是前段时间收了钱,打黑拳,把他们帮派的人给捅死了。

真是烦人,死了就死了,还要找上门来。

估摸着对方是来杀人的,他揣着刀就上台了。


阿杰感觉那个外地拳手似乎是给自己注射了兴奋剂。


阿杰敏捷的躲过如同风暴般猛烈的进攻,然后双手擒住对方生生把对方在头顶挥出个正圆。

对方显然也是老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带倒在地上。阿杰晃了晃脑袋,摆脱了眩晕,继续战斗。

对方出拳很迅猛,阿杰被步步紧逼。

但职业拳手可不是吃素的,他躲过那致命的一击后迅速反击。


对方没想到他还有体力反击。

对方是个成年男性,但阿杰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十五岁少年,无论是经验还是体力都不可能有他强。


但他错了,如果只是普通拳手,对方确实可以轻易把对方撂倒,但阿杰,曾被请去杀人,雇主以为他回不来了,没想到这个少年带着一身的伤,提头来见。


最后把对方击倒在地时,整个拳场都沸腾了。


但阿杰只是象征性的举起双手挥舞了两下,然后下了台,身后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阿杰推开门,把钥匙扔在桌上。

屋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张破木桌和硬板床。


对方果然是来报仇的,刀锋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伤口是真的疼,酒精浇在伤口上,阿杰倒吸了一口凉气。简单处理了一下,他给手臂缠上纱布,并且打了个结。

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阿杰拆开纱布,先前的刀口有点发红,看起来是因为今天扯到了伤口,有点发炎。

他重新处理了一下,缠上纱布,再翻出消炎药,吞下去一颗。


这地方抗生素是很稀缺的,阿杰先前去到城里,才搞到几盒。

他把小药箱塞回床底下,套上拖鞋,去水池那里洗漱。


水池在屋外面,是几屋人共用的,其他屋子的人都已经睡下了,只有他这一间屋子的灯还亮着。

阿杰扭开水龙头,拿起挂在一边的毛巾,浸了水,往脸上一抹。他的余光瞟见树林里有人影闪过去。


是什么人?


杀了对方两个人,来寻仇也正常,不过能寻到这里来,倒也真是有点本事。


阿杰的念头一闪而过,他面色无异的洗脸,刀不在身上,在屋里。

阿杰扭开水龙头冲了冲脚,接着他注意到地面上的水洼一暗一明,好像什么人往后墙闪了过去。


他把毛巾一挂,趿拉着拖鞋走进屋,过了一会儿又拿着换下来的衣服出来。


闻劭躲在后墙,听着那人关了水龙头进屋去,过了一会儿又推开门出来,步伐全无异色,不像是他发现异常的样子,不过…

要是真没发现,看来这位手下说的很有手段的少年也不过如此。

那他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阿杰拿着衣服,实则藏着刀。

他把衣服扔在地上,反手拿刀,迅疾的向后墙去,对面果然传来响动,阿杰露出刀锋。

银白色的刀锋在月光下衬着冷光,向那人要害处刺去。

那人身手出乎意料的敏捷,居然闪过去,可以说是将近他的水平。

阿杰心里冷笑,至于出动这么专业的杀手来对付他一个小有名声的杀了几个人的少年么?

刀锋步步紧逼,对方力气大得出奇,看来这是场恶战。

不知对方是否带了人,不过看这架势,是打算和他一对一。


阿杰的刀横在那人脖子上时,那人的嘴角噙着笑。


“你是谁?“

阿杰左手反手握刀,刀刃抵在那人可以称得上是白皙的皮肤上,往下几厘米,就是颈动脉,割下去,一分钟内就会丧命, 根本来不及抢救,但那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要知道警察抓人的时候,歹徒的心理素质,是作为评定一个嫌疑 人凶恶程度的重要依据。

尽管在缅甸,不是阿杰被条子追,都是阿杰追着条子。


闻劭的笑是真实的,因为他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比他矮半个头的小屁孩可以有如此敏捷的身手。

带回去认真培养,或许可以变成他最优秀的杀手。


阿杰面无表情。

“我姓闻,单名一个劭。"

“中国人?“阿杰微微皱眉。

“嗯哼。“闻劭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他说:“或者你应该听过的,黑桃k。”


黑桃k这个名号,道上人都知道的。

不存在有人假冒的可能性,因为这个名号,代表了一个可怖的势力,谁要是有这胆子冒充,黑桃k的手下就能让那人的脑袋搬家。

“失敬,我是金杰。所以您这是?“阿杰出入各个黑帮多年,精明得很,这下就从善如流的换了称呼,把刀从对方脖子上拿下来。

“帮我杀个人。“黑桃k从衣兜里掏出一把手枪, 交到金杰手里。“这是让我去和老太婆打架?”

阿杰把枪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他身上带着枪,但刚刚动手时没有拿出来。这一套下来,很明显就是试招。

当老板的亲自试招,证明对方很看重他,那么他可以多提点要求。

毕竟以后大概率是跟了这个人,今天能让他拉下脸,以后说话就容易得多。


他黑桃k要杀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只给一把手枪就请一个杀手出马,如果不是找事的话,就是在试探了。

念及此,阿杰咧嘴笑道:“闻老板,这恐怕不是请人的态度。”


闻劭大笑。

“这才是我想找的人。”


他拍了拍阿杰的肩膀,转头对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阿杰身后的人说:“给他家伙。”

一个黑色背包被递过来。

阿杰伸手接过,拎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是枪。

“东西都在包里,前屋停了一辆摩托,会有人来接你。”闻劭笑道: "我期待你的好消息。”


阿杰这些年辗转于各个帮派,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

那些毒贩子要么肥头大耳,要么装神弄鬼,没一个正常的。

阿杰以为这位金三角最大的毒枭会是什么花臂纹身肌肉男。

但真人偏偏气质儒雅,看起来像是不懂事的公子哥,若不是阿杰跟他比划了几下,他几乎以为这家伙禁不起一拳。

这些人大多不守信用,阿杰每次被入请出,都是十二分的小心,随时给自己留好后路。

今天这位,阿杰暂时没看出有什么异常。




那天闻劭在暗网浏览最新的更新的杀手榜,一个少年的照片被挂了出来。

只拍到少年模糊的侧脸,少年穿着白色背心,手里拿着什么,闻劭都不用放大,知道那是一把军用枪。

他喝了一口冰咖啡。


他从美国回来的时间不长,能信任的人少,能买通的人多。如今正是缺人的时候,每个好苗子都值得他去斟酌,任用。


照片下标着:巴莫山,金杰


他调出另一一个页面,是一个查询页面,他和这个地下暗网的管理者在北美时就是老熟人,自然是有一些权限的。

十二岁杀人,打黑拳,辗转混迹各个黑帮。

闻劭饶有兴致的浏览着这个少年被公示出来的信息,看起来大约是个有反社会人格的小孩了。

闻劭很喜欢这样的——同类。


他喜欢从全世界搜罗和他一样的反社会人格,因为只有和他一样,才能有只图利益而无条件完成任务心狠手辣。

关于钱,他是不缺的,一批蓝货,钱要多少就有多少。


说起这,闻劭戏谑的笑了,多少人出生入死试图扳倒他,可是他一单抵得上他们勤勤恳恳一辈子,这帮人呐,为了所谓大义而站出来,恕他不能理解,他只觉得这实在是可笑。

闻劭放下杯子,拿起手机,给手下发了一个信息:去巴莫山看看榜首。




阿杰戴着墨镜,骑着摩托在路上飞驰。

长风刮过耳畔,衣服被吹得紧贴着身体,他脸上倒是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闻劭让他在指定地点杀死一个中年人,阿杰对那人略有耳闻,是当地一个帮派的核心成员。


阿杰这一身打扮很有迷惑性,他在各个黑帮混迹,就算这些衣服丑到他十分嫌弃,他也有那么两件。

这一身就像是学校周边瞎混的中二少年,没人知道这个十五岁少年背包里拎的是枪。

他来的路上已经记住了撤退的路线,或者说不仅仅是指定的撤退路线。


————————

“你的枪法怎么样?"闻劭问。

阿杰笑道:“闻先生来之前应该查过我干的事,比如一干米外狙击之类。”

“十五岁。“闻劭满意的点头:“我以为这些事是编的来着。”

“是不是编的,闻先生见一次就知道了。”

————————


小混混于揣在裤兜里,踹开居民楼的单元门,慢悠悠的走进去。过路人似了他一眼,低声嘟囔:“真没素质。”

天台的门是锁着的,他从兜里掏出一根回形针,把锁撬开。包摆在一边,他把枪的零件取出来拼装。


距离目标出现还有一分钟。


目标出现在瞄准镜里。


其实杀这个人还有很多方式,犯不着让他这种级别的杀手出场,毕竞请他,价格不菲。但杀手都有不问缘由,不计后果拿钱了事的原则。

对方愿意请,那么照做就是了。


鲜血从目标的身体里喷涌而出,拥挤的人群以目标为原点散开,一时间尖叫四起,混着哭嚎,有反应过来的人迅速抱头蹲下。

阿杰享受似的一笑,然后拆枪,将零件分门别类的装进包里,拎包走人。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

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未知的号码发来一条信息:怎么样了

阿杰单手揣着裤兜,另一只手在键盘上打字:解决了


一辆贴着厚膜的越野车在他面前停住,金杰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开车的一脚油门踩到底,接着他隐约听见警笛声。

“多大了?”

开车的那人很熟悉路况,车拐进一个小巷子,警笛声被甩在身后。

黑桃k身边的人真是不一样,这种情况还能悠闲的聊天。

“十五。“阿杰抱着背包说。

“枪法这么好。“那人笑道: "你知道你杀的是谁吗? "

“拿钱做事,不该问的就不问。“阿杰波澜不惊的回答。


他对那人略有耳闻,那人必然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必须灭口,而在指定地点,恐怕就是雇主先生的报复心理了。而警察追这么快,一定是布“这么多警察追你,你不怕吗?“那人看着阿杰气定神闲的合上眼。

“怕什么,老板的人会被追上?”

一句话拍了两个人的马屁。


十五岁,做职业杀手确实年轻了些,

十五岁,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比不上成年人。但眼前的少年似乎不在乎这样的小问题,一言一行都透露出对法律的漠视和对自己手段的自信。

那人便不再跟他聊些什么,他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就在刚才,他嗅到了一丝暴力和智慧共存于一体——他们是同类人。

或者说这个少年比他更聪明,因为他在被黑桃k收为保镖时,可没有这般说话的艺术。


越野车在深山老林里如同鬼魅一般沿着正确路线行驶,不时颠簸越过热带雨林,眼前豁然开朗,车辆驶入了水泥路面,放眼望去是一片开阔的草坪,几栋小洋楼矗立在半山腰。


早听闻黑桃k是从美国回来的,没想到这么讲究。


不过阿杰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干着杀人的事,客厅里供着纯金佛像一年四季香 火缭绕的他都见过一大票,信仰从来不是摆出来的,是存在心里的。

当然阿杰可没想过金盆洗手什么的,遇憾的只是通缉令挂着在大街小巷,每次出门都不能坐实名登记的交通工具罢了。


阿杰看向山顶,山顶上有一个直升机的轮廓,看起来要是跟着这位混,就能乘坐私人飞机了。

阿杰跟着来接他的那人走到门口。



那人敲了敲门,然后扭了一下门把手,示意阿杰自己进去。

接着门被关上,阿杰看着沙发上坐着的闻劭。

闻劭放下杯子,站起身,走到阿杰面前。


阿杰这才来得及仔细打量闻劭。

对方的手上有几处厚茧,虎口处的是枪茧,先前试招知道对方是个能打的主,但手指上的....

阿杰有些拿不准,难道对方倒腾乐器?果真颇有闲情逸致,阿杰这么想。

“做的很好。”闻劭说,他神情悠闲,缓缓走到阿杰身后,在他耳边说:“我想雇你做我的杀手,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前提是只能效命于我一人。”


“好。

阿杰答应的很快,只有一个字。

或许是闻劭的条件太有蛊惑性,或许是他低沉悦耳的声音让人沉醉,阿杰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回答。

后来阿杰回想起那天,尽管自己把刀从对方脖子上放下来就开始衡量利弊,但那一刻,无关利益。


答应的草率吗?阿杰想过这个问题。

其实不算草率,毕竟他这一生,也没有多长。

不过是一个许诺,就跟了闻劭十多年。

十年,够四季更替十载,够金三角的老大换了又换。

对他而言,是个本可以获得未成年减刑的少年变成这块地界里真正的令人闻风丧胆的职业杀手。

闻劭坐回沙发上,说:“我看你身上有伤口,去处理一下吧。住处在我楼下,趁着这两天好好休息。“


阿本敏锐的捕捉到“趁着"这一字眼,他本柔和了些的脸上又露出如临大敌的神色:“趁这两天? "

"嗯。”

闻劭仿佛没有注意到阿杰脸色的变化,他低着头,自顾自的拿出手机,漫不经心的应道:“要跨境。”


暧昧和示威并存,是闻劭拉拢人的手段,阿杰看出来了。

因此他暗暗提醒自己:保持自己的立场,任何多余的信任和松懈对杀手而言都是致命的。


阿杰只记得很久之前有个白人跟他讲起这句话。那家伙好像是个雇佣兵,看他八九岁的年纪就一个人在拳场,时起兴教了他几招。

动作凶狠,不留余地。

阿杰跟他多聊了几句,知道他从北美来。

两人只是几天的交情,后来雇佣兵接了单子就离开了,再也没和他见过。

想来,那日一别,本就是半死半生的告别,不过阿杰相信他还活着。

因为那人就算是以他现在的眼光看,身手依然很好。

愿意提点一个毛头小子几句,并且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他的人,运气应该不会太坏。

兴许是赚了大钱,回北美去了。

阿杰向来不忌惮以最坏的打算去揣测他人,但也许是身为职业杀手,他对见过的人脸十分敏锐。

有恩于他的人,他能记很久很久只要一 提起那些事,那个人的容貌就浮现在他眼前。

也许因为这一点, 他后来满脑子都是闻劭的种种。


直到后来他才明白,两者不是一回事。


阿杰去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腹部的刀伤看起来已经好多了,狰狞的刀口,上已经长出了白色的新肉。

"XXX的小免崽子,等我再碰着你,我把你碎尸万段。”阿杰咕哝。

职业杀手说的碎尸万段可不是形容词。

毕竟他没有同理心,也视法律若无物。

其实对手比他年纪大,不过这地界从来是谁称王谁是哥,阿杰骄纵惯了,毕竟放眼看去,没人能在这么小的年纪有这么这么高超的手段。


阿杰拿保鲜膜裹着腹部洗了个澡,虽然医生要求绝对不能碰水,但他从来就不是省事的主,之前被拳场里某位鬼才教会了这一招,从此保鲜膜再也不裹在水果上。

虽然他一直觉得保鲜膜这玩意儿娘们儿叽叽的,但不影响他去采购两卷。


阿杰关了花洒,换了身干净衣服,正要打开门出去时,他余光扫见了镜中的自己。

水汽蒙在镜子上,也许正因如此,他扫见了同父亲相似的轮廓。

他转过头。

他偶尔也会用镜子照自己的脸,可刚刚那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父亲可怖的面孔。

怎么会这么像,就算像,怎么连气场都一模一样。

他拿擦干头发的毛巾几下擦干了镜子上的水汽,仔细端详自己的脸。

因为刚才脸色一沉, 那阴盛的眼神和当初他所害怕、憎恶的父亲打他时的一模一样,父子之间本就有相似的五官,难怪他会看错。

阿杰自嘲般的笑了笑,推开门走出浴室。

究竟是他成了父亲那样的混账,还是他们本就是一样的人。


阿杰躺在床上,睡不着。

像他这样每天接受职业化训练的人,身体素质应算是顶尖的,是躺下就能陷入睡眠,有动静就能立刻醒才对。

但他闭目一会儿又睁开眼,限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一闭眼就是小时候的事情。

他不想想起来,可又偏偏那么清晰。


母亲临终前的瞩托,父亲最后一个笑容,和后来阴盛的眼神。

妈,我现在能赚钱了。

能赚很多钱,能带你过上好日子。


可是他又比谁都清楚,母亲再也无福消受这些。他最后甚至连母亲是什么病都不知道,只是穷,因为穷。


后来有个警察说他“在缅甸可拽了,接单能在二线城市买套房,足够普通人幸幸苦苦十几年。”


可是他,这个后来在缅甸最狂的职业杀手,在那段灰色的岁月里,甚至不能带病重的母亲去诊所看医生

最后的时光,母亲神志不清时嚷着要吃肉,那是他一生的遗憾。





下一篇应该很快就能发上来吧,接下来就是阿杰在闻劭地盘上的快乐生活(?),反正闻劭有的是钱,超级宠阿杰。

我尽量不加私设,因为加私设看着总是有点不舒服,如果必须提到一些人,那我就像第一篇一样,尽量不用名字。

最后祝大家今年顺风顺水顺财神,朝朝暮暮有人疼


(有彩蛋)

记得点红心心


我保证彩蛋是糖

评论(2)

热度(105)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