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死

阿杰没死。


后来他和闻劭去了美国,隐姓埋名。


这一年圣诞节,街上在下雪,闻劭帮阿杰整理好围巾,阿杰牵起闻劭的手,揣进自己衣服兜里。


两人在街上走着,偶有嬉笑着的小孩看见他们两个黑发黑眼的亚洲人,抬头看一眼,然后跑过去。


大人跟在后面,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脸上带着节日的喜悦。


天与云与山,皆白茫茫一片,两人缓缓地向前走,雪地上留下两串脚印。


耳畔萦绕着圣诞歌曲,闻劭此前就在美国呆了多年,但他看见他国的人庆祝节日,他想起的是正月的鞭炮和穿红衣服的人群。


"还是想过春节。”闻劭说。


只是回不去,他们的通缉令高悬境内,只要踏足,他绝对能被警方围个里三层外三层。


“那我们回去看看?


“算了。”闻劭说:“低调些。”


当初为了换个身份,处理干净所有证据,然后隐姓埋名到这里就已经花了很多力气。


口袋里,闻劭的手指轻轻在阿杰掌心挠了挠痒。


风朝着二人吹过来,雪还在下,一时间迷住了眼。



阿杰拉起了闻劭的帽子,两人继续走着,身后的脚印很快被新落下的雪填平,四周已经看不清了。


闻劭转过头好像要对他说什么,但阿杰只听见风雪的呼啸。


四周一片白。


接着地面上漫开一道血红。


大雾四起,他找不到闻劭了。


其实阿杰死了,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他还以为自己可以长长久久的陪着闻劭了。他最后深陷幻梦之中,倒也挺好。


因为这个冷酷无情的职业杀手,在梦里同自己的爱人,度过了平凡的后半生。






我们从来都不是双向救赎,我们的通缉令高悬,我们是两个魔鬼。

我们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从我们小时候开始。


某一天,你说要带我从地狱仰望人间,那是我第无数次抬头,却是第一次看清。

我曾经憧憬到人间去,但我脏了一辈子,早就干净不回来。

可是你,唯独你,让我想在这泥潭之中,把一身血腥全部藏起来。


你说:“挑衅你的人都该死,因为你是我的人。”

你还说:“我许诺过的,我绝不会食言。我说了会来,就一定会来。”

你附在我耳边说:“阿杰,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晚风旖旎,那一刻的你那么温柔,纵使我清楚你或许只是一时兴起,或许只是撩拨一句。


也许你真的爱我。


但那不重要,因为我真的爱你。


从那天起我有了一个想要保护的人。




炼狱没有尽头,但他们一直陪伴彼此。


(有彩蛋)

评论(21)

热度(471)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