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我想说

大哥,我想说…我爱你。




老实说,金杰最初是很讨厌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引用各种古文,或者用四字词语的。

虽然他母语算是中文和缅甸语掺半,但认识几个常用字,不代表他就能读懂深涩的古文。


后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这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北美来的,他又跟着他们学英文。


再后来遇到闻劭,闻劭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但缅甸语也很流利。某天阿杰溜进闻劭的房间,看见闻劭在读中国的古文,不由得好奇的把头凑上去。


闻劭是留学生,平时会读书。

尽管他的另一个身份和读书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说出来简直就是对读书十足的侮辱。

阿杰认识书上的字:“朝避猛虎,夕避长蛇…”

这什么意思,早上躲老虎晚上躲蛇?什么逻辑!

“这些古人为了押韵也太能扯了,还早上躲老虎,晚上躲蛇,晚上就没老虎咬他么?”阿杰说。

闻劭笑出了声:“这叫互文,阿杰。”

“互文…哦。”阿杰瘪瘪嘴,知道因为没文化,又被自己大哥笑话了。

哪个互,哪个文。

阿杰挠挠头,打算回去查查。


阿杰对读书没兴趣,但是被笑话可不行。

大哥偶尔嘲他两句就罢了,要是被外面的人说闲话,他得跟他们急。

他向来是信奉真实力是唯一比拼标准的,无论从哪方面。

尤其是那个姓江的,被称作什么?对,学霸!

阿杰暗下决心要多读点书。

那年阿杰十七,国内是普高学生和题目死磕的年纪;是不学好的小傻子们泡网吧烫头发,一不小心被拆家拉进毒品这个无底深渊的年纪;也是阿杰刀尖舔血的第十年。


“大哥。”

“怎么了?”

“我能不能拿两本书回去看看。”

“拿吧。”闻劭捻起一页纸,往后翻了一页,并不多看他一眼,只是腔调慵懒的说。

“谢谢大哥。”



既然是亡命徒,那免不了在死亡边缘徘徊。

阿杰年轻气盛,做起事来从不畏畏缩缩。都说跩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阿杰就是那个不要命的。

经常带了一身伤回来,自己处理好,然后去见闻劭。

他知道闻劭嫌脏,嫌那些人的血脏了他的手。


阿杰只是用纱布简单包扎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天一黑,密林就寸步难行,而开车灯又过于危险,他必须争分夺秒。

以至于太阳刚刚落下时回到基地,他还浑身血淋淋的,不知道是对方还是自己的血。

但可以确定的是,伤的最重的手臂缠着的纱布已然渗出了血。

真难搞。

阿杰皱眉。

手下连忙围上前来,知道他们杰哥这是又出任务了。

“怎么到了也不告诉我?”闻劭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手下们连连低头行礼,而阿杰堪堪转过身,想走近些又觉得自己身上血腥味太重,张了张嘴,终于没说出什么。

“跟我过来。”闻劭说。

阿杰向手下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离开,自己跟了上去。


医务室里开着一盏白炽灯,照在闻劭身上,反射出淡淡的光晕,叫阿杰睁不开眼。

闻劭牵起他的手,拉着他走到水池边。

“我看新闻报道,让你杀个人,怎么变成剁肉酱了?”闻劭拿着生理盐水倒下,一缕缕血水流入下水道。。

阿杰本来有些恍惚,一下子疼清醒了。

这次确实玩脱了,谁让对方欠揍,居然还找人来堵他,这一激动,就把对方宰了。

“因为…”阿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措辞。

“挑衅你,就是在挑衅我。”闻劭说。


手臂伤口的缝合已经接近尾声。

闻劭确实有着丰富的伤口缝合经验,但这种经验不是在医院实习中学会的,而是同他一样在尸山血海里学会的保命术。


有时候,闻劭对他实在太过偏袒,到令他误会的地步。

很多话,阿杰想说,但又说不出。

内心澎湃并非三言两语所能形容,然即使长篇大论,也无法诉说其中深情。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闻劭把无纺布盖在刚刚缝好的伤口上,接着拿起一卷新的纱布,缠了几圈,随后用医用胶布贴上。

闻劭感叹似的,也不知道是对谁说:“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阿杰记得那首诗,后来他读了很多书,最忘不了的就是那首。

全篇内容并不与此境相同,但又确确实实可以形容他们的处境。

“阿杰。”

这回阿杰可以确定闻劭刚刚说的,是对他说的了:

“我只信你。”


闻劭俯下身主动去亲吻他带着血迹的嘴唇。



那天,去瑶山的那一天。

闻劭同阿杰坐在篝火旁。

火光昏暗,叫阿杰看不清他的脸。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那句诗吗?”

“记得,大哥。”

阿杰轻轻覆上闻劭的手背。

阿杰一直是他最忠诚的信徒,无论过了多久,又经历了什么,他一直都是。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闻劭微微偏过头,在他耳边说。

阿杰马上就明白了闻劭的意思。

“但这一趟,条子早就闻着味儿追过来了。”阿杰环上他的腰:“要么现在就走,要么走不掉了。”

闻劭绝不可能走,阿杰很清楚。

“三张车里只有一张没装炸弹,如果你活下来。”闻劭抬起手,轻按着阿杰的头顶:“活下来。”

“是。”


爆炸声并未响起,阿杰出事了。

资料在另一张车里,闻劭带着枪,跳上另一辆车——江停开的那辆。

生死过往,是该有个了断。

他背着这够死一百零八遍的罪名,倒还真不在乎死这一趟。


江停,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喂,那个傻子,等着我,我来找你。

罪恶在此刻了结,而后福祸相依,再无离别。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另一种解释,何尝不是很好的答案呢?

兴许从一开始就该如此的。



阿杰,我想说…我爱你。



(有彩蛋)






PS.这是语文课上的即兴脑嗨,众所周知我语文课从来不听,都是课本盖作业,小说大胆看。

虽然知道这首诗表达什么,但是最后几句真的很好代啊,可能这就是古诗的力量吧,联系不同语境,可以解读出不同含义来。


再说个毁气氛的,诸位高2023届新教材地区的同胞,你们《蜀道难》背了么~快月考了哦。


喜欢的话请大家点个心心。

谢谢~


记得看彩蛋鸭

评论(23)

热度(242)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