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打劫法外狂徒

(续 我的前桌是职业杀手)


“张警官。“

金杰路过时和一个青年警官打了声招呼。

金杰不负众望的又次来到了警察局。

“嗯,来了啊。”被称为张警官的青年头也不抬。

闻劭双手踹在兜里,微挑眉,怎么感觉他们很熟?


“去那边做个笔录,小赵——"另外一个中年女警扫了阿杰一眼,扭头喊人:“ 金杰又长高了,再给他拍一张。

拍一张,拍什么?

闻劭单肩背着书包,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报警。


小混混被按着跟在后面。

金杰刚刚还骂骂咧咧的帮闻劭拍书包上的灰,恐吓小混混。警车一到,金杰马上一副乖孩子的样子。


“诶?金杰怎么没带手铐呢? "终于有人发出了疑问。

金杰拎着包,努力装出一个受害人的样子:”我是被打的。”

可惜失败。


“你还被打?“女警看了看一身伤还流着鼻血的小混混,和只是膝盖磕碰到了的金杰。


这谁打谁不明显?


金杰看了眼闻劭,转而道:“准确来说,是我男朋友被打。”

所有人一边腹诽就你这玩意儿还能找到男朋友,一边转头看向闻劭。

闻劭很规矩的穿着校服,领子扣到了最上面,刘海服帖的盖在额头上,双手抱在身前,俨然一副好学生模样。


“警察姐姐好。"“遵纪守法”的好学生闻劭向女警微笑。

女警看着这长相颇为清秀的男孩,母爱泛滥,朝他笑着致意。



而在半小时前——

指针指向十一点,下晚自习的铃响,金杰背上书包,把爪子伸到闻劭桌子上,接着顺势一趴,把下巴靠在手背上,睁大眼睛看着闻劭。

仔细看的话他似乎还嘟了一点嘴,眼里闪烁着兴奋。


职业杀手卖萌是吧。


闻劭看他想放学想疯了的样子,把习题册、文具盒和笔记本塞进包里。

坐在后门边的两人直接打开门,金杰笑着冲了出去,闻劭无奈的背上包紧跟他。


走出校门,就算是躲过了老师的眼睛,阿杰伸手去牵闻劭的手。

顺着放学的人流,众人为这俩闪瞎狗眼的玩意儿自动让路。


金杰家和闻劭家在同一一个方向,自知晓此事,金杰每天闲着没事就送闻劭回家。

附近有一片城中村,两人都懒得走大路就往巷子里钻。

金杰对这片巷子很熟,知道经常会有打劫学生的二逼青年,正好最近没架打,闲的发慌,职业杀手发发善心为民除害,这不就遇上了。


对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打劫人还能打劫上两个法外狂徒 。


巷子很昏暗,那群人的领头看见了两个刚放学的高中生。


“运用了环境描写,以昏黄的灯光烘托了此处杀气腾腾鸟不拉屎的气氛,为施暴者被受害人反杀的悲惨命运做铺垫。”金杰扭头: "学霸,是这么说的吧?”

金杰最近在向学霸学习,这不已经走火入魔。

“嗯哼。"闻劭提醒他:“收着点力。”


从领头的决定抢劫他们开始,就为下文领头的被金杰按在地上锁了个十字锁的悲惨命运埋下伏笔。


“就他们吧。”


“那个白净点的看着很有钱。”


“你看看这俩跟竹竿似的,一看就不禁打。”


“……”

阿杰思考了一下“竹竿”这个形容词,把责任归结为校服。


“喂,小孩。”站在领头旁边的人说:“带钱没,借我用用。”

“书你要吗?“闻劭双手揣在裤兜里,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不好意思,忘了你们看不懂。”

空气里弥漫起火药味儿。


刚刚喊话那人看向闻劭,仔细打量了他的外貌,倒是挺不错。

“你陪哥玩一晚上,哥就放了你。”

金杰的脸色瞬间阴下来。

闻劭挑眉,笑道:“你猜..我愿不愿意。”闻劭解开了校服t恤领口的一颗纽扣。

那人以为是这男孩欲擒故纵,所以往前一步。

接着那人被闻劭揪着领子,往前一拽,再按着他的头往墙上撞。


闻劭的行为瞬间惹恼了这一大帮人,金杰重心一降,利落的躲过朝着他来的拳头,然后飞起一脚踹在对方身上。

动作很快,对方只是不入流的街头混混,那成想遇见经过专业格斗训练的金杰。

对方一脚落空,看见面前的少年突然失去踪迹,接着一脚当胸而来。


还好收了劲,不然就要死人了。

金杰将对方头目踹得头朝地,接着别住他的手脚,结了个十字,这下他有神助也解不开。

跟班们看见这小子这么彪悍,都面露怯色的退了一步。


头撞墙的那位被闻劭拎着领子,他的门牙被撞掉了,整个人意识不大清楚,直接松手的话闻劭怕直接他栽在地上就再起不来。

闻劭嫌弃的看着那人脸上的血流到他的手上,白皙的皮肤浸了血,血腥味萦绕着,在月光下散发出莫名的美感。


“带手机没? "金杰问。

闻劭点头,把手里拎着的人丢给那一群。

“怎么? "闻劭看向金杰,两人的目光在一刹间相交,闻劭微微皱眉——要杀?

他担心做不干净。

金杰以几乎看不到的幅度摇头——可以留着。

他也在担心做不干净。

"报警。“金杰接过手机。


闻劭微撇眉:“带纸了吗?”

“嗯。”金杰掏出一包卫生纸,闻劭仔细的擦着手上流淌的血迹,听金杰和接线员说明情况。

接下来金杰挂了电话,瞪着那伙人:“你们记住了,下次再敢来这一片,我见一次揍一次。”



派出所的常客金杰今天是以报案人的身份进来的。

居然还抓了四五个小混混,真是可喜可贺本来辖区民警都觉得这小子以后会被人民民主专政。


“登记一下吧。"女警和颜悦色的把文件推到他们面前,被拷回来的小混混里还有两个药检阳性的,这个月的指标可算是凑够了。

一时间办公室里的座机响个不停,各分局纷纷打电话来抢人凑指标。

"闻劭,过来拍一张照。"小张警官说,他转头要走,犹豫了一下,又说:“金杰,你也来重新拍一-张。

毕竟之前的照片那背景板活像少年犯似的。


“我觉得后面拍的这张比之前那张好看多了。"金杰说。

的确,之前那张,他的脸上还带了血污,眼

神里满是暴戾。


但今天这张,因为闻劭笑着看着他,所以他笑得格外自然。

闻劲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他其实也只想要普通人的生活,而不是身陷泥潭,在利益和血污中艰难度日。


闻劭抬起手按着金杰的头顶,让两人的额头靠在一起。

“有一天,我们也会的。"闻劭说。

可不是现在,现在他们还被各方势力虎视眈眈。


"想去吃点宵夜么? "金杰指了指路边的烧烤摊。

现在是星期五晚,不对,星期六的凌晨四

点,那干脆通个宵。

”走吧。”闻劭答应他,幸好金杰是一哄就好

的主,这会儿又开心起来。


早晨六点,这座寂静的城市又渐渐复苏。

金杰紧了紧外套,这会儿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闻劭被风刮的打了个冷战。

金杰不知道听谁说的,反正班里爱情专家特别多,每人都有一套说辞,但总结总结,这会儿就是体现男友力的时候。


男友力,男友力…


金杰把外套脱给闻劭穿上。

闻劭皱眉,他金杰一脸严肃,想了想,把自己的外套拖给了金杰。


“你干嘛? "金杰皱眉。


“我怕你冷。"闻劭说。


“我也怕你冷。


两人大眼瞪小眼几秒,突然笑出声,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高冷学霸居然也听碎嘴专家们的建议。


“那我把你衣服穿走了。"金杰拉上拉链,暗道帅还是不能乱耍,刚刚差点把自己冻死掉。

“嗯。"闻劭也拉上拉链。


两人个子差不多,校服也是一个码,都是新换的,只是打了个架蹭脏了,又蹲了几小时烧烤摊,一股子油烟味儿。



当然换校服的后果就是,金杰周一早上火急火燎的掏出学生卡要打卡,眼看还有分钟就迟到时,发现揣的是闻劭的卡。

那天头晕脑胀,忘记换一下东西了。


那闻劭呢,来了没。


金杰环顾四周,发现闻劭站在校门口,他跑的太急居然没看到。


“我以为你要迟到,那我们只能一起迟到了。"闻劭摊手。


罔顾他专门等金杰的事实。


卡是打上了,但迟到一分钟。


学霸和校霸被罚扫办公室,闻劭认真的扫地,不时接老师们几句话,承诺下次绝不迟到。


金杰则是被训。

其实原因无它,闻劭迟到交的上作业,但是金杰迟到就来不及抄。

不过金杰从来没脸没皮,被训完之后,他抬头,看向闻劭。

恰巧此时,闻劭抬头看向他。


金杰把校服外套翻了个面,里面的标签上写着闻劭的名字,他特地露出来给他看。


真幼稚。

不过闻劭还是跟他做了一样的举动。

可能傻气会传染吧。


体验过一刹光明的人生,不用戴手套,不用躲监控,自若的在街市里穿行。


拿错的卡不再提及,仅两人知晓的真实身份从不提起。


校服上洗不掉的名字,就像是我们对彼此的爱永不消弭。



打劫千万不要打劫到法外狂徒,不然会被揍。

所以最好的方式是做个好人。


不过他们终将会变成能行走在阳光下的人。

金杰想。






作者哔哔赖赖几句:

我知道最后金杰这里有点ooc了,他们是没有正确的道德观念的。

但出于私心,在这个架空背景下,还是让他们向往光明。

希望他们醒来,走出地狱。

像是任何一对平凡的情侣,在阳光下亲吻和拥抱。

尽管我知道不可能,但这算是我对他们的爱的一种表达吧。


喜欢的话请大家红心蓝手支持一下~


(有彩蛋)

评论(10)

热度(18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