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破例

(短打,糖)

本篇算阿杰小时候故事的一个小续,闻劭持续撩杰哥

上一篇要看的话点这里(〜 ̄▽ ̄)〜最初 



阿杰跪在母亲的墓前,村里人并不知道父亲的去向。大概是死了,也没人立个坟。

他被父亲卖掉,已经是很小时候的事情了。

他记忆里残存的,仅仅是一个蹲在门口抽着烟,眉眼阴鹫的男人。




今天是清明,车队路过一片山林时,阿杰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怎么了。”闻劭坐在副驾驶。

他一只手搭在车窗,神态慵懒。

他刚刚在补觉,昨天又是一个通宵。

“没什么。”阿杰收回目光:“想到点往事。”

阿杰平日里开车都目不斜视,闻劭哪能不明白阿杰这时说的“没什么”是什么意思。

但这会儿是在去交易的路上。

闻劭和阿杰聊过他的过去。

病死的母亲和吸毒的父亲。

他猜了个八九分。

闻劭眼帘微垂,他思考了一会儿,说:“一起去吧。”

阿杰偏过头,有些迟疑:“这…”

不合规矩吧。

但牢牢抓着方向盘的手还是出卖了他。

“想去,那我陪你去。”闻劭说。

阿杰点点头。


嘴上说着莫欺少年穷,但卖孩子这种事,那些年也不少人做。

毕竟卖出去的孩子大概率活不了,活下来,也找不到回来。


阿杰在十多年后又回到这里,熟面孔已经不剩几个。

一个老头颤颤巍巍的指着他,喊他父亲的名字,也许是老糊涂了罢。

他和父亲长的那么像,他们都是一样的混蛋,这是他最不愿意,却又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阿杰一点也不糊涂,他记得得很,当初欺负他妈,也有老头的一份。

还有那个瘦骨嶙峋的年轻人。

当年的小杰挑着水回来,少年偏要给他使个绊子,六岁的孩子摔的一脸血,从几里地外挑回来的水洒了一地,那群孩子哄堂大笑。

他可都还记得清楚。


“我不是他,我是小杰。”


那天他杀了好几个人,具体是几个他也记不得。

对于他这种职业杀手来说,解决几个村民不过是耗费点体力的事,枪可以插在后腰,刀也不必掏出来,免得传出去说他方片j欺负人。


最后阿杰蹲在小河边洗一手的血,他怕血脏了他大哥的眼。

血水顺着小河流淌,渐渐淡去。

他记得小时候他就是在这里端水。

一晃眼十多年,那时候的小孩发誓要保护母亲。现在他别说要跑到线那边了,他有的是钱,人人都得敬他一声杰哥。

可是母亲没在了,钱,没用。

所以他才会对条子说:“这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钱。”

人家还以为他过得太滋润了。

其实不是。

只是他心里有一个永远也迈不过去的坎。

尽管后来种种几乎让他忘记什么叫爱,但他永远记得,阴暗的小屋里,孩子抓着病重母亲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虔诚的许诺着,他会带着母亲过上好日子,那是爱,他记得。


闻劭站在SUV外等他。

“大哥。”

阿杰去的不久。

拜了母亲的坟,然后杀了几个人。

闻劭抬起头,把手机踹进衣兜里,招手:“过来。”

阿杰往前快走两步。

闻劭抬起手,抹了抹他脸上还没洗干净的一点血污,说:“别让他们的血脏了你的脸。”

阿杰的心跳一瞬间加快。

闻劭盯着他的眼睛,微凉的右手搭在他的脸颊,食指轻轻绕着他的耳郭转了一圈,接着整只手抵着他的下巴,探身轻轻在他嘴唇上落下安抚性的一吻。

闻劭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都过去了,节哀。”

闻劭后退一步,闭了闭眼睛。

“走吧。”闻劭说。


阿杰抢先为闻劭拉开车门,继续按着既定路线行驶。

本来是不必拐到这个山上的。


“谢谢大哥。”阿杰说。

“嗯。”


知道就好。

我只为了你一个人破例。






祝大家清明安康(〜 ̄▽ ̄)〜

评论(10)

热度(223)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