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漂泊

(随笔)


后来习惯了漂泊,换一个地方便能连带着自我介绍都变掉。


闻劭在海外的时候,也会过普通大学生的生活,那时他的自我介绍是:“我是化工系学生,闻劭。”

他也会去泡图书馆,赶ddl。

可以和同学们一起讨论某个课题,参与音乐社团。


他回缅甸之后,他的自我介绍是:“我是吞的小儿子。”


再后来他说:“我姓闻,单名一个劭。”

用枪抵着对方心脏的位置,嘴角微微上扬:“或者你应该听过的,黑桃k。”



一个人的落空,所有的灵活,只有自己才懂。



阿杰在拳场里打出名气之后攒下些钱,住在一个破烂的出租屋里。

在此之前,他每天睡在训练场,更早之前,他和一群同样被父母卖掉的小孩睡在一起。


他的面前站着很多人,他们每个人都在欢笑。而他置身于人群的中央,烈日照在他的身上,他觉得彻骨寒冷。


他只是一个人。



爱与你都不重要。


真不知道是谁救赎了谁。


他们相拥,他们依靠彼此,在热带雨林最寒冷的一隅取暖。

那里的风雪甚至可以把活生生的人冻成冰。

那里应该是地狱。


他们遇见了彼此,时间久了,居然以为永远不会分开了 。

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可这本来就是上苍垂怜,给这罪大恶极的两人最后一点点幸运。



此举,不吝于饮鸩止渴。


所谓爱人,就是在那一刹那光景,觉得对方忽然不同了起来。

他在人群中骤然显眼。

对于阿杰而言,此前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于是这一眼,他就悄悄规划了一生。

对于闻劭而言,此后他再难找到一个这样的人。

于是这一眼,他就做好了决定。


尽管以他们的身份,忠诚都是可笑的,认真都是伪造的。





漂泊

死之前,他们想。


于地狱的魑魅魍邈之中,再见那人,倒真是不错的。









作者哔哔两句

最近状态不太好,这应该是近期发的最后一篇了文了。

我没有退圈,但是因为三次元的事,可能会搁笔很长一段时候。

文档里面还有一些半成品的文稿,我没有去修改了,调整过来后我应该会重新回圈里,到时候再把这些文稿发出来。


本来想设个彩蛋的,但是又觉得想发的内容和杰劭无关,就不诈骗大家的粮票了,直接发在下面吧,算是我前段时间写的几个短句,可能也比较符合我现在的状态和这篇文的感觉。

(是本篇文章最后一段的原稿,被我改了)

(下面的内容和杰劭无关了,大家可以划走)


此举,不吝于饮鸩止渴。


所谓朋友一场,就是在一段路一起走,相谈甚欢,兴趣相投。

在此前,从未讲过如此懂你的人,此后,你知道再难找到一个这样的人。


突然站在了十字路口,你不得不拐弯。

你知道可以绕路。

除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所有的东西都在叫嚣着,绕路吧,绕路吧!

为什么不多走一段呢。


但最终你选择了拐弯。


此一别,你们就走在两条路上,尽管这两条路是平行的,不时还有建筑物的缝隙,匆忙的,相隔甚远的,让你们再谈几句。

只是那间隔越来越长,间隙越来越短,每一次再见都有那么一些不同。


终于,没有缝隙。


站在十字路口那一刻,就已经把过去尘封。

往后,没有往后。

评论(5)

热度(110)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