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唯一

闻劭翻个身,他还没睡,脑子里盘算的是过两天的交货。

门被轻轻推开,能进这栋别墅的人屈指可数,敢这么推他门的人,只有一个人。

有人蹑手蹑脚的爬上床,钻进了他怀里。

“怎么还没睡。”闻劭的语气不像是询问。

来者伸手抱住了他,说:“大哥,我怕。”

这是做噩梦了?

闻劭哑然失笑。


这小子十五岁那年被他带回来,到现在也跟了他三年多了。

十五岁那年抬枪打拳一点也不含糊,和他一样有严重的反社会人格,简直就是一个极佳的杀手苗子。

越长大,反而越黏人起来。

闻劭看着蜷在自己怀里的人,真行啊杰哥,这是越来越出息了。

——明明白天还看见他扛着巴雷特到处晃悠。


“年轻人,做噩梦了?”闻劭笑着问他。

阿杰的手揽上他的腰,不说话。

闻劭觉得有点好玩,他半开玩笑的说:“我不许你死,大哥,你不能死…”

还真是做噩梦了。

闻劭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他那些温和有礼都是装出来的,真的到了该安慰人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伸出手,回想着他见过的别人安慰人的样子,轻轻拍阿杰的背。

阿杰的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接着微弱的光,能看到他眉关紧锁。

会梦到什么呢?闻劭这么思索着,怀里的人渐渐平静下来,呼吸渐渐变得匀长,应该是睡着了。

闻劭想放开,又怕他再次惊醒。


阿杰其实挺脆弱的,聪明如闻劭当然知道。

早前带着阿杰出去交货,晚上共住一间屋子,多年生死不由己,他觉轻。

有了动静醒来,就注意到身旁的少年蜷缩成一团。

因为各种生意往来,他深谙心理学的种种,知道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安全感。

这词陌生又熟悉。

熟在他多次从学术期刊、各类书籍见过,陌生在他从未体会过。

闻劭在一众手下里最信任阿杰。


当初因为阿杰年纪最小,所以把他安排在自己楼下住,后来这栋别墅也没搬进别的人。

闻劭偶尔会下楼去看看他,阿杰知道闻劭的作息经常颠倒,所以也会半夜出任务回来,就来找他。

不过今天居然敢爬上床抱着他,真是胆大包天。

闻劭低头看了眼怀里睡着的人,看他刚刚这么害怕的份上,暗道:也罢,就纵容他一回吧。


小家伙十五岁就被他带回来,此前也没有亲人,混迹在各个黑帮里。没有安全感实在是平常,不过堂堂第一杀手居然在别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也许…

也许阿杰最信任他了?

念及此,闻劭动作无异的抱着小家伙,又找到了一个让阿杰忠心耿耿的方式:保持他对自己这份毫无保留的信任。


第二天阿杰是按着自己雷打不动六点半生物钟醒的。

醒来的时候翻了个身,感觉…旁边有个人?

“醒了?”

是大哥短声音。

阿杰一侧脸,看见的是他大哥神情悠闲的玩着手机。

“怎么,昨天半夜来抱着我,差点把我勒死,今天就不认了?”

“…”

你才是老板,你不让我进你的门,谁进得来。

凭你的身手,你会挣不开我的拥抱?

而且我哪里不认了…

阿杰思路出奇的清晰,张嘴分辩:“大哥,我…”

闻劭的食指往阿杰唇边一竖:“嘘——”

他笑着说:“阿杰,别怕了。我一直都在,一直都陪着你。”

阿杰看着他。

“起来吧,准备一下,明早我们出发。”闻劭把手收回来。

“是。”阿杰应了一声。

闻劭暧昧不明的动作让他耳根有点红。

但…

和自己大哥躺在一张床上,听大哥下命令,总觉得不太对…


房间里窗帘拉紧,即使是清晨也十分昏暗。

阿杰正要拿衣服穿,发现衣服全在自己房间里。

阿杰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半夜跑过来。

可是他昨天梦到闻劭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杀过的人都在叫嚣着,把所有怒和冤都报复在他身上,他真的怕。

他那是只想抱紧闻劭,于是有了昨晚那一幕。

职业杀手面对数十把黑洞洞的枪口从未怕过,除了枪口调转,对着那个人。

那个人是他的唯一,是他所有情感认知全部消失后,如同荒漠般内心中唯一能够激起波澜的山泉。

闻劭和别人是不同的,阿杰第一次意识到,他对待闻劭是不同的。

他感觉自己越来越黏着闻劭,已经到了每天一想起他,然后就想马上去找他的地步。

他以为这只是两人关系好,因为从五岁那年起,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什么是爱,从七岁那年起,全世界都对他恶语相向。

现在。

阿杰盘腿坐在草皮上,零件摆在地上,他正在组装狙击枪。

手下都看出今天二把手好像很烦躁。


闻劭拉开了窗帘,他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揣进了上衣兜里,看见阿杰拎着一把狙击枪,带着一大帮人检查装备,准备这次交货。

瞧着分分钟把对面轰平的架势。

而这帮亡命徒的领头,杰哥,昨天晚上因为做了噩梦,钻到他怀里。

还真是…

那边阿杰好像感觉到什么,朝这边扭过头。

闻劭觉得有点意思。


阿杰突然想到闻劭,朝着他的窗户看去,逆光,那人一身黑衣,隐在窗帘后,当然看不清。

他对待闻劭是不同的,那么这种不同是什么呢?


那么闻劭对他呢?

好像连别的安慰话都没有,那么疏离,不像是对他特别。


其实闻劭对别人都在装,对阿杰,他不敢装,他怕这样的装反而伤了他。

阿杰是闻劭的唯一,只是闻劭自己不知道。

阿杰也误会了他。


其实他们都是对方的唯一。








作者要开学了,后面应该属于半退网状态,下次更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我赶完作业,回学校 混日子 认真学习,争取下辈子获得诺贝尔奖。


在校期间应该还会继续屯稿,之前打算连载一下从杰宝小时候到大结局被当场击毙(?)

《杰宝的一生?》(嗯今晚阿杰就把我狙了)(一种特别贵的死法,请杰宝一次一套房)

但是因为写一篇就发一篇,没有好好琢磨,感觉质量下降了,我打算再抽空好好琢磨一下,可能会有删补的内容,到时候会重新发。

不过都是后话。


这篇算是本假期最后一篇吧,提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有对象的情人节快乐,没对象的——咱们看阿杰和劭哥《快乐》(?)

咳,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懂吧,我就意思意思。

评论(10)

热度(665)

  1. 共4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