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梵先生

高二狗,作业奇多,被收手机,周末上线

【杰劭】我的前桌是职业杀手

(校园向,he)


“闻劭,我喜欢你。"

金杰收起一身吊儿郎当的混劲,站在正在埋头写题的大学霸的桌子前。


闻劭笔尖微顿,抬头看他。

金杰这家伙。


但闻劭又想起母亲和他的对话。

“妈,有个男孩追我,我也喜欢他,怎么办?”

“小劭,那个男孩是普通人,但你身上背了多少条人命,你要是真喜欢他,就听妈的,别答应。”


闻劭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抱歉。”

金杰被拒倒也不难过,毕竟这是他追闻劭以来的日常。




市重点的学习压力非常大,整天忙的要死。

班里除了金杰,大家都在认真学习。

除了金杰,每天抄抄作业,混混日子,在被记过的边缘徘徊着。

但几乎所有男生都跟金杰打成一片,因为他很有趣。

而女生也和他称兄道弟。

再看其它班的女生,本着“其他班的男人比较帅,自己班都是丑逼"原则,金杰的桌子上不时会多出几袋别班人送的零食。


再看同为公认帅哥的闻劭,高冷的像是只靠吃书度日。女生们对他有意思,也只敢远远的看看。


金杰虽然混日子,但待人周到,杰哥谁啊,每天闲着没事就去各个班流窜,要是这家伙哪天变成了红码,他就是把全校染黄的那个。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那就找个人追呗。


杰哥虽然傲,但他亲口承认,他一眼就喜欢上他亲爱的后桌——他们级草劭哥了,一眼万年。


杰哥放学之后并不直接回家

而是在人群之中闪过,消失在街角。

男学生干篇一律的寸头,宽大的校服,每人都戴着口罩,留不下任何明显体征。


“杰哥。"小弟奉上来一支烟。

金杰直接摆手:“不抽,正经高中生谁特么抽烟。”

小弟看着他那样,心道正经高中生谁像你一样放学不回家 。

但还是奉承着笑了一下,把烟塞回烟盒收起来。


街角闪过一个人影,金杰扫了一眼,对小弟打个手势就兀自追上去。


最好不是什么闲人,否则不得不杀了。金杰手里握着匕首,刀刃上寒芒顺着月光流下。



“阿杰,我是阿Ken。”

“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阿杰收起匕首,他顿了一下又改口: "行吧,你本来也是不要命的。”

阿ken这几年在北美活跃,他是暗网电商鲨鱼手底下的最强打手,两人年龄差着十岁,一来二去倒也颇有些交情。


说了几句玩笑话,金杰正色道:“你怎么亲自来了?


"老板要过来谈生意,让我来通知你一声。”阿ken又补充道: "这次吞也要过来,据说要带上他那几个花天酒地的儿子,你小心一点。


“嗯。”


“怎么了,这么大的单子兴致不高? "阿ken挑眉。


“嫂子是道上的人吗?”金杰话题转的有点快,但阿ken是聪明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这么问,那证明她肯定不是。”阿ken双手抱在胸前,靠近他一些,低声道:“你听哥一句劝。人家平凡人家的女孩子,不是我们这种身份的人该去招惹的。你要是真心喜欢人家,就离得远远的,千万别把人家卷进这趟浑水里。”


“不是女的。"金杰说。

阿ken愣了愣。

"谢谢哥。”

阿ken知道他心里有分寸了,就不再多说。


“那我走了,还有事。"阿ken抬头扫了一眼监控,接着半身隐没在黑暗中。


"ken哥。”金杰叫住他:“我看见通缉令了,你多留神。”

“谢谢兄弟。"阿ken朝他摆摆手,拉起卫衣帽子离开。

混血青年消失在黑暗中。


金杰转回身走了几步。

另外一波人也来了。


马仔接过金条要递给阿杰,阿杰没有接,今天没带手套。

他扫了一眼,然后说:“你们自己掂量掂量,要命还是要钱。”

“杰哥说的是。"马仔笑着奉承他。

这可是尊大佛,别说这片,就是在境外势力中,他也是排前几号的人物。

对方递上一根烟,金杰接了却没有点。金杰掏出口罩戴上,头也不回的说了声:“我走了。”


回到出租屋,老头不在家,估摸着又上哪里去赌了。

金杰撕开烟,里面夹着一张图纸。


那是合作方派人给他的房屋设计图,至于要干什么去....

阿ken这么特地的通知他一声, 必然是两边出了什么岔子。

金杰看着设计图纸,此外似乎对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



黑帮酒会——

金杰换了一身宽松的运动装,站在墙角,本来他也只是按老板的意思,来这里看看。

吞还没有到,鲨鱼走了进来,阿ken站在他身后。

金杰走上前去,跟鲨鱼打了个招呼,接着和阿ken交换了个眼神。

阿ken和鲨鱼都穿了防弹衣,看来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另一扇门被打开,吞到了。

吞和鲨鱼握了握手,倒还挺像那么回事,实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掏出枪,和对面火拼。

金杰背后的势力也不容小觑,所有吞也和他打了招呼,在名字前按照缅甸人的习惯加了字。

“您好。"金杰程序化的欠身。

“你一定是波杰。”吞笑道,笑得像真的一样。

闻劭跟在后面,这声音实在熟悉,他抬眼,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有趣。


闻劭安静的坐在一边,属于"吴吞那群花天酒地的儿子”一列。

金杰沉默着坐在吞和鲨鱼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


闻劭看了一眼金杰,若有若无的勾勾唇,拿起摆在一边的酒杯,站起身。


“你好,我是吴吞的次子,闻劭。”金杰抬起头。

“我靠你——”

"嘘。"闻劭做了个口型:往那道门走。

闻劭的眼神向一道不起眼,却虚掩着的门看去。

阿杰想起了那张设计图纸。

那道门被特别标记。

敬烟者是一个特大团伙的得力手下,对方头目多次暗示阿杰来跟着他。阿杰自己也清楚,自己的主顾并不是什么善茬,但他缺少一个时机。


阿ken作为当事人,来知会他一声,是出于这些年的情谊。他在鲨鱼手下做事,知晓这些是理所应当。

那么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突然明白了。


闻劭站在他面前,此时——

枪响。


变故发生的太快,金杰拽着闻劭,扑到最近的掩体。

慌忙中他伸出一只手护住闻劭的后脑勺。

“他奶奶的。“金杰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吞的手下开枪。


一颗流弹擦着金杰的手臂飞过,闻劭的手劲出乎意料的大,他拽着金杰往门口离开。手里的枪可以装五十发子弹,但居然打空了。


闻劭把兜里的枪拿出来,对着冲过来的两人就是一个点射。

接着两人跑出门去。


门后跑出数十米,停着一辆摩托。

金杰抬腿坐上去,向闻劭伸出手。

那是金杰的摩托。

闻劭犹豫了一下,把手递上去,坐在车的后座。


“我没子弹了。“闻劭说。

“我也没了。”金杰拧动右把手的油门,耳边风声呼啸,他大声说:“所以我们要跑快点。”山路崎岖难行,驾驶速度又极快,

闻劭死死抓住车身,才不至于被甩出去。


“抱着我。"金杰说。

闻劭拽住着金杰的上衣。

“抱着我的腰。”

闻劭清楚这家伙在使坏了,不过还是搂上他的腰,脸贴着他的后背。


“你这逃命技术很高超啊。"闻劭笑道。

“不逃等着被打成筛子吗? "金杰目视前方:“看不出来你还会杀人。”


长风猎猎,最后车停在市区不起眼的角落里。

金杰一直戴着手套,他可不想丢了这个中国境内的合法身份。


下车时,金杰拔了车钥匙,手臂不时传来撕扯般的疼痛,温热的液体顺着伤口流出,把手臂浸的黏糊糊的。

“往这边。”金杰拉起帽子,躲开了监控,这时闻劭才注意到金杰衣服后面的弹孔。

“你...”

“没事,穿着防弹衣。”金杰说。

“怪不得抱着腰这么粗。”闻劭想了想,接嘴。


“疼疼疼——"随着酒精浇下,金杰呲牙咧嘴。

“你这情况要不要请个假。”闻劭问。


金杰手臂上的伤皮肉外翻,看上去凄惨极了。

“怎么请?”金杰抬眼:“我于周末同毒帮火拼,手臂受伤?”

“那你不如直接逃课。”闻劭小心翼翼的帮他清理伤口。


金杰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你真的是吞的小儿子吗?”

“不像?”

"有点魔幻。"金杰说。


“那么你现在还喜欢我么? "闻劭微笑着问他。

“喜欢啊。"金杰脱口而出,接着偏过头,脸后知后觉的有点发烫。


“你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吗?"闻劭说。像是提问,但更像是要讲故事的引出语。金杰没有吭声。

“我妈,是中国人。"闻劭帮金杰缝合伤口,看起来非常熟练。

“吞,是缅甸人。

“我妈本来是省城里的大学生,遇到吴吞后有了我,吴吞带她去了缅甸,直到看见那些白粉,她才知道她心爱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被吴吞注射了毒品,她逃不掉。”闻劭的手很稳,金杰看着他清秀的五官,想象着他的母亲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女人,至少在遇到吴吞之前。


他静静的听他讲述。

“那天我去看她,说起你。”闻劭抬眼看金杰,漆黑的瞳孔中带有一丝戏谑:“她让我千万别答应你一一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是毒帮老大的小儿子,我从一开始,就注定同你们是两个世界。

“但现在,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闻劭认真的看着金杰。

金杰吻了上去。




金杰打开手机,点开微信。

“怎么了。“闻劭注意到金杰似乎十分忐心。

“我突然想起来,这些老家伙从境外来,会不会感染了新冠。”

好像确实很有道理。


码还是绿的,金杰放心起来,但他又想起那群家伙似乎并没有健康码这种东西,所以在八百米内呆超过10分钟,码也不会变黄。


“你打疫苗了没?”

“打了。”

“你要是去世了,我会想念你的。"闻劭亲昵的附在他耳边说。

.....这话怎么听着就不像好话呢。




周一早自习。

金杰坐在座位上,狂补周末作业。

“小A,数学数学....阿B,快把你的化学交出来,一那谁,C哥,物理给我一下。”金杰嘴上不停,手上也不停。

“谁写了英语?"

一本英语作业被递到他面前。

“抄我的。”

金杰看着本子上明晃晃的闻劭两个字,突然觉得十分丢人。

“我不抄你的。”


“咳咳——”


“杰哥啊——”


“杰哥不要不识好歹——”


"咳——”


前后左右听见动静的,都闹出了更大的动静,整个班似乎没有一个嗓子还好的旁观者,都在拼命的咳呀一一


闻劭挑眉:“为什么?”

“你英语太好了,我要找个水平差不多的抄。"金杰心虛的移开视线。

“行。”闻劭把作业本收回去。

最后金杰是有惊无险的交上了作业,他英语抄的是倒数第二的,毕竟他是倒数第一。


感觉背后有人戳了戳他,闻劭递上来一张纸条:

吃完中午饭在天台见。


嘶。

这熟悉的剧本。

众所周知我国的高中都是早上九点到校,然后上两节课,闲聊,吃饭,宫斗,谈恋爱,再上两节课,三点半放学。

金杰抬头看了眼时针指着七点的挂钟,低头看了眼抽屉里会自动繁殖的卷子,肯定道。

金杰觉得麻烦,索性回复:一起吃中午饭得了。


金杰追闻劭的事情可谓是闹的人尽皆知,如今追到了,更是满城风雨。

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杰哥出息了。


小花园——

“我那边收到的消息是,你的老板想杀你。”闻劭说。

“我知道。"阿杰冷笑:“之前办错了事,让他知道我不是一心跟着他——那么吴吞呢?”

"锅都在鲨鱼身上,暂时还没对我有什么怀疑。”闻劭话锋一转:“那你现在?”

“跟你混啊。“金杰牵上闻劭的手:“大哥。”

“我的前桌是个职业杀手,被我收成小弟? "闻劭嗤笑:“什么爽文情节。”


我的前桌是职业杀手。

而我是毒枭的儿子。


彳亍吧。





(有彩蛋)

我发誓彩蛋是甜的。



评论(14)

热度(307)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